用心看电影 ——《流浪地球》

  • 时间:
  • 浏览:79495

大庆做假证_办(文凭)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职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中专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本科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大学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离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大专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假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房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高中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四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学历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出生证明✅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学位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土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工程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六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专业八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公证书✅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存单✅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户口薄✅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办理✅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资质证书✅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营业执照✅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假毕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经营许可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存折✅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英语六级成绩单✅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公司✅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结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不动产权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房本多少钱✅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导游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回乡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就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上岗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营运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准生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技术登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建筑岗位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电焊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学历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制作证件✅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假普通话等级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证件制作✅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中专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出生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资格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报到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做个证件多少钱✅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焊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户口本✅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规划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建造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质量体系认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教师资格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工程师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消防许可证✅手机·V信:153➢9977➛7226✅快速办理电工证✅手机·V信:153➢9977➛7226✅lqdaL极简版来啦!一分钟速读酉阳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长图)

  2月20日,人民银行济南分行召开2019年山东省货币政策与金融管理服务工作会。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周逢民传达了中央和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暨全国外汇管理工作会议精神,分析全省经济金融形势,安排部署2019年重点工作。

  会议指出,人民银行济南分行将严格按照国务院和金融稳定委员会有关人民银行牵头负责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和应急处置的要求,不断加强与山东金融监管部门的沟通协调,抓好工作落实。

  会议要求,各金融机构要把握“三个坚持”,做好全省金融工作。一是坚持从长期大势认识当前形势。要坚持从世界和全国看山东,从全局和整体看局部,从过去和未来看当下,不断把握规律、增强信心。二是坚持凝聚政金企工作合力。政府层面,应强化政策协调和部门联动,合力解决金融发展中面临的困难问题。市场层面,金融机构和企业之间要增强互信合作,多从长远和全局考虑共同利益;银证保金融机构之间要通过互补合作,增强整个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三是坚持强化落实主体责任。金融机构要增强大局意识、政治意识,疏通自身传导货币政策的渠道,落实宏观审慎政策要求,推进对企业社会的金融管理服务工作,以金融资源优化配置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以金融安全稳定促进经济安全平稳,以金融改革创新促进经济社会创新发展。

  会议强调,2019年全省各金融机构要切实增强金融服务专业化、精细化,不断提高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在贯彻执行稳健货币政策方面,要保持货币信贷与社会融资规模合理稳定增长,全力改进民营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加大新旧动能转换支持力度,全面深化乡村振兴金融服务。在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方面,要加强金融风险监测分析,推进风险化解处置工作,严格落实存款保险工作要求,做好央行金融机构评级工作。在改进外汇管理服务方面,要扎实落实外汇管理改革要求,强化外汇业务审核责任,配合做好外汇检查核查相关工作,提高外汇数据质量。在加强金融管理服务方面,要扎实做好金融统计工作,加强支付结算管理、征信管理服务、国库服务、金融科技建设、现金安全管理、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工作和反洗钱工作,确保各项工作要求落实到位。在深化金融改革创新方面,各金融机构既要深入落实“自上而下”的全国性金融改革,更要积极推进“自下而上”的区域金融改革,加快发展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科技金融、海洋金融,使山东省金融业更加专业、更有活力。

(文章来源:齐鲁晚报)

原标题:侠客岛:最近,BBC曝出一个白头盔的国际大丑闻

  “他们是否正直诚实,是否已将真相和盘托出,还是他们仅仅出于感情、恐惧和利益说话?”

  ——《马丁·盖尔归来》

  还记得“白头盔”吗?

  叙利亚的这个“民事防护”志愿组织最近又上了热搜。

  不过跟之前的剧情逆转一样,所谓的“战时人道救援组织”并不如想象中“人道”。去年底俄罗斯刚向联合国呈交“白头盔”在叙境内活动调查报告,指控该组织勾结恐怖分子、抢劫、盗窃;这几天,BBC制片人利亚姆·达拉提又给出了最新调查结论——

  经过近六个月的鉴定,去年4月发生在叙利亚杜马镇的“化武袭击”,可以“完全确定”是“白头盔”组织的造假摆拍。

  作为前战地记者,岛叔也想谈谈“白头盔”的面具揭下之余,叙利亚战时话语“罗生门”的来路去途。

  舆论

  “白头盔”成立于2013年初,官方自称由约3000名志愿者构成,主要工作是在叙境内袭击发生后,“在最短时间内挽救更多的生命”。

  人们也确实曾对该组织的“救援工作”示以赞誉。比如从空袭现场救出浑身血迹的男童奥姆兰、在化武攻击后对妇女儿童进行紧急医疗救助。美国国务院曾将“白头盔”镜头下的伤亡惨状描述为战争的“真正面目”,叙利亚反对派和很多西方媒体也借题“揭穿”叙当局的“刽子手”真身。

白头盔“代表作”,男童奥姆兰

  白头盔“代表作”,男童奥姆兰

  但事实并不像伤痕叙事那么简单。

  2017年,男童奥姆兰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说“白头盔”的“救援”不过是一张摆拍的照片,以达到反对政府的目的;同年4月,据伊朗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道,叙利亚政府军发现一处“白头盔”组织的“影视基地”,其中有各种用来拍摄空袭、化武袭击的摄影装备;瑞典医生人权组织(SWEDHR)发布报告直指“白头盔”视频疑点……

 瑞典医生人权组织发布的关于“白头盔”视频疑点的报告

  瑞典医生人权组织发布的关于“白头盔”视频疑点的报告

  事态何解大家心里也早已有数。但唯独铁打不动的,是西方媒体对“白头盔”的“绝对信任”。2018年4月14日,美英法三国以“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对叙利亚进行精准打击,造成当地数名平民伤亡。

  据岛叔观察,“白头盔”造像与“疑似化武袭击”的发生有两个规律:其一,其密集出现的时间,一般都在叙利亚战时僵局,抑或局势有利于叙利亚政府军的时刻;其二,事发之后,往往是以反政府为目的、并且有西方背景的媒体首先曝出新闻,指责政府一方。

  而“白头盔”只是这波舆论战套路的一角。

  单说以化武为由打击叙利亚,2013年8月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就发生过相同剧情,当时奥巴马执掌的美国政府即扬言要对叙当局发起打击;再早点儿,因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对伊拉克动兵的故事岛友们也是听了又听。

  以某借口去发起武装打击、之后再用舆论去粉饰其合理性已成“老调”,但有朋友要问了,为啥这么多年过去,有关国家还是以化学武器为借口?

  道理不难解释,化武本身是挑战人类底线的极端武器,只要有人指责另一方使用化学武器,就能立即挑起全人类源自良知、底线处的憎恶,由此师出有名,打击必达。国际上,《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于1997年生效。而叙利亚政府直到2013年9月才启动了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程序。

  在技术上,就叙利亚政府军而言,其在2013年前后确实还保留了部分化学武器,2016年,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称叙利亚已申报化武的销毁工作全部完成。但此后有关“化武袭击”的报道并没有消停。毕竟氯气弹等化学武器的制造门槛不高,战场有关方自行制造的可能也挺大。总之呢,在叙境内发生化武袭击,客观讲也是个人们会去相信的事。

  至于媒体,岛叔做战地记者时也屡屡见识过——部分业内知名外媒的现场报道倒并不能说是“捏造”,但人云亦云、未经调查却是比较常见的。

  由此,“疑似化武袭击,双方互相指责,媒体信口渲染,武力打击发动”形成了完美闭合。“去化武”在成为各方共同诉求的同时,也是各自手上的筹码。

  在宣传战里,政府军、反对派都没放弃借这种“罗生门”手段去做宣传,只不过像“白头盔”这类反对派的身手更为复杂,在美英等国的支持下做得也更过。

  博弈

  那,“现实版”的叙利亚战争进展如何?

  掰着手指头数啊数,这场自2011年初开始的叙利亚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组织、IS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了,八年。

  但仍看不到落幕的趋势。就在BBC制片人发布“白头盔”视频调查结果的次日,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领导人在索契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三方会晤,重申“维护叙利亚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同一时间,一场由美国主导的中东问题部长级会议也在波兰华沙收场。

  叙利亚境内发生的一切已经不是“内战”“反恐战争”能概括的了。这场战事之所以举世关注,是因其已成为大国博弈的一线场域。

  光从地理布局中也能窥见一二。叙利亚境内幼发拉底河以东,目前主要由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占主导;叙北则主要由土耳其支持的部分反对派占领;“化整为零”的极端组织也主要分散于北部和东部地区。

  总体来讲,与危机之初相比,叙利亚政府军的地理控制范围明显增多,政府的实力也有所强化。2018年底,位于大马士革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驻叙大使馆在关闭近7年后重新开放,这已显示出叙利亚外交地位的部分变化。

  去年年底特朗普宣布的要从叙利亚撤军则抛出了个新信号:接下来以美国为代表的各方,在叙利亚问题的角逐上会逐步转向离岸制衡。但俄土伊与美国的利益分摊,仍然是后续拆解叙利亚战局的关键。

  具体来说,在叙利亚问题上有两大和谈机制,一是由联合国发起的日内瓦和谈机制;二是由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主导的阿斯塔纳和谈机制。

  与当前中东其他国家或区域的冲突不同,叙利亚战乱背景中的大国博弈、利益错综,让它的战局始终备受关注。不断在“冲突——和谈”的进程中摇摆,也恰恰说明,叙利亚“棋局”背后各种力量谁都“吃不掉”谁,军事冲突的结局只能让这场危机持续陷入悲剧性的“动态平衡”。

  趋势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叙利亚电视台行政总监萨默尔这样说:

  “自2011年以来,超过1万4千名叙利亚平民在大马士革周边恐怖组织的炮火中丧生,另有7千多人在阿勒颇的袭击中遇难,这成千上万人的遭遇并没有被传递到大家的耳中,因为西方媒体决定了如何叙述我们国家所发生的事。

  如果人们不了解事实真相,那国与国之间就不可能建立建设性的友好关系。因此,我们非常有必要重新掌握我们的新闻话语权,让我们自己来讲述发生在我们国家的事实真相。”

  但就这两年岛叔的感受,叙利亚本国媒体很难在国际舆论场发声,更不用说去重新执掌新闻话语权。

  叙利亚的主流舆论仍在不断强化国家主义、阿拉伯民族主义的观点,一切战局介入力量都被统一划归为“邪恶的外部侵略者”。

  在IS兴起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叙利亚官方宣传指称其是美国和以色列扶持的“对手”,这不难看出叙利亚官方长期以来所秉持的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政策。另一方面,叙利亚有关舆论力量不断强化仇视美国的声音,同样合于民族主义的本质诉求。

  在叙利亚还有一种声音,展露出对联合国平台的失望,认为它是偏袒西方、受西方指挥的“工具”。

  其实在叙利亚,岛叔听联合国派驻当地的一位官员介绍,“联合国等第三方机构作为中立机构,只负责调查化武袭击是否证据确凿,但具体是哪一方使用了化武,一般情况下不予公布。”意味着寄希望以联合国的化武调查报告作自身发声的关键,本就不太现实。

  事实上,利用战场画面来赚流量,利用人们的憎恶心、同情心发战争财、赢舆论战都已经是这轮宣传争抢的惯常现象。对某一案例,究竟有没有第三方国家介入、介入者何方神圣,在定论未出前,不走非理性仇视路线,是叙利亚方面有关媒体应该达到的基本线。

  至于更适宜的叙利亚官方声音?似乎也不至于想破脑袋。

  2014年,岛叔在当地采访一位年轻男性,据说他参加过反政府游行,小伙子说当时是有人鼓动他们上街,大家生活条件有限,就因酬劳而动。而如是的外部势力煽动前的叙利亚平民又是啥状态呢?

  人心思定。对于多数人而言,八年还没能翻过的“篇”,只留下一种思考——谎言和虚伪遮蔽下,和平还有可能吗?

  (文/卡松山人、公子无忌、点苍居士 文源/侠客岛)